關于我們 | 咨詢解答 | 聯系我們 | 美麗心靈首頁
                                熱點公告: 1.傾聽您的心聲——美麗心靈公益心理咨詢熱線2.美麗心靈與海滄法院心理服務合作項目正式啟動3.用愛點亮心燈 用情助燃希望 ——“美麗心靈”戴仕梅援臨感悟4.報名中 | 沒時間上面授課,就來線上考個心理社工證吧!
                                學術研討
                                咨詢技術
                                心理流派
                                心理名家
                                心理學院
                                神秘的顱相學家——加爾
                                文章點擊數:5465  2011-03-01 18:25:58
                                其他的一些物理主義者采取了完全不同的一些措施,他們觸摸并測量頭顱,因為他們相信,頭骨分布的細節與一個人的性格特征及精神能量是直接相關的。
                                   
                                    外部生理特征與心理特征有相互聯系這個想法淵遠流長。相面術,即對面部特征和精神能量的解釋,也就是對面部長相的形狀和大小的分析,自古希臘時期就已經存在了。在18世紀晚期,通過瑞士神學家和神秘主義者喬安·卡斯帕·拉瓦特爾的作品,這種相面術變得極為流行。拉瓦特爾的4卷本《論利用相面術促進對人的認識和人類之愛》目的是要宣傳“相面科學”,它在1775年至1810年間共出版了55版。達爾文后來說,他差點就錯過了他在畢哥號上歷史性的旅程,因為船長就是拉瓦特爾的弟子,他懷疑:“一個長有像我這種鼻子的人是否有足夠的力量和決心完成這次航行!毕嗝嫘g對心理學沒有產生什么影響,可是,它為一種相關的理論,即顱相學,鋪平了道路,而顱相學對心理學的確是產生過影響的。顱相學認為,頭骨的輪廓是由大腦特定區域的發育所決定的,因此可以指示人的性格及精神力量。
                                    
                                    這種理論最主要的倡導者是弗蘭茨·約瑟夫·加爾(1758—1828),他出生在德國并在維也納接受過培訓,并于1785年在這里得到醫學學位,是位醫生和神經生理學家。加爾生得鼠頭鼠腦,一臉的五官低低地掛在臉上,很難取悅于人──他許多有聲望的患者顯然不相信相面學。加爾是位習慣性的叛逆者,與權威不相投,爭辯起來言辭激烈,沉醉于亂搞女人,而且還非常貪婪,他進行科學演示的時候還要收入場費,這是有悖于常規的。盡管如此,他仍然是一流的大腦解剖學家,通過他自己的解剖方法,他第一次向人們顯示出,大腦的兩個半球是一些白色物質組成的莖(腦連)連通起來的;脊椎的纖維在與下腦連接時是交叉相連的(結果,身體一側的感覺會到達另一例的腦部);一個物種所具有的皮層──大腦表層的灰色物質──越多,其智力水平就越高。加爾作出的這些貢獻是對神經科學的巨大貢獻,到今天仍然如此,可是,這些發現使教會的權威人士和弗朗西斯一世大為不快,因為這些發現使更高的智力過程歸結到了更加發達的大腦,而不是非物質的靈魂或者意識上面。1802年,皇帝禁止加爾進行進一步的講演,理由是,這些講演會導致物質主義、不道德和無神論。他數度請求皇帝取消禁令,但反復申請后無效,因此,1807年,他放棄了維也納來到巴黎,在這里,雖然拿破倫想要限制他的影響,而且他的思想也受到法國學院的排斥,但他還是堅持下去了,而且終生不渝。
                                    
                                    加爾對有關大腦結構及其與智力的關系的知識方面所作出的貢獻,原本應該使他在心理學的歷史上占據令人尊敬的一個席位的,可是,他最出名的還是因為被他自己稱作“顱骨相學”的理論,通常評判他這個人的時候,也是根據這個后來作為顱相學而著名的理論來進行的。當加爾第一次意識到人類的智力超過動物的智力,是因為人類皮層發育得更多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人類在智力和性格上面的一些可測量的差別,也可能是因為個人之間皮質層發育不齊所至。這就可以解釋困擾了他許多年的一些東西。還是一個小學生,后來當大學生的時候,他一直感到很苦惱,因為他的一些同學雖然沒有他聰明,但卻得到更好的成績,因為他們更善于記憶──而且,令人感到神秘的是,他們都長有很大的頭,眼睛都鼓了出來。加爾現在猜想,這一定意味著,正好在眼睛后面的皮質層區是大腦記憶力的基礎,而在一些擁有很好記憶力的人們中間,這個區域的發育非常特別,因而就傾向于把眼睛擠了出來。果真如此,每一種較高級的能量為什么不可能也就取決于大腦皮層的某個特定區域或者“器官”呢?比如說,為什么不可能存在某個專門生成“好戰性”,另一個專門生成“仁慈”等等的器官呢?加爾很熟悉蘇格蘭聯想主義者托馬斯?雷德提出來的好幾十個“大腦功能區”,也許每一種功能都位于某個特定的皮質層區,而這些通常具有超常發育的某種功能的人有可能就在這方面發育非常特別。
                                    
                                    他很難打開人的頭顱以檢測他的理論,而X射線當時還沒有發現,可是,加爾慢慢想出了一個很方便的假想。正如那些記憶力很好的人,他們的眼睛通常都突出來一樣,任何發育非常特別的區域附近的頭顱也許會突出來。而且,說來奇怪,當他開始尋找證據的時候,他發現到處都是證據。這里有一段說明,可以看看他是如何找到“貪多求全器官”的:
                                    
                                    “以前,我在家里召了很多的役童和這類的仆從,他們經常彼此責難,說對方偷了某某東西。其中一些人特別厭惡偷竊,寧可餓死也不接受朋友偷來的面包或者水果,而那些偷竊者卻嘲笑這種行為,并認為他們很傻。檢查他們的頭顱的時候,我很驚訝地發現,大部分積習已深的小偷都有很長的顱骨突起,從狡猾區幾乎一直延伸到了眼瞼的根上(也就是耳朵上方和前方),而這個區域很平的人都很討厭偷竊!
                                    
                                    加爾及其同事,即一位名叫喬安·克里斯托弗·斯伯茨海姆的年輕醫生,他們一起檢查了好幾百位病人、朋友、犯人、精神病院病人和其他一些人的頭,并給頭部畫了一張有27個區域的顱骨圖(后來被斯伯茨海姆擴大為37個區域),每個區域都代表一個支撐它的器官或者皮質層,某種特別的功能就位于這些地方,在那些某種特征很突出的人當中,那個部位的功能就會提高。(加爾有一幅畫像,畫上,他雙手伸開,摸著一個模型人頭,手指在靈巧地摸著一些包塊)。加爾和斯伯茨海姆認定了好色區(就在腦勺下方)、仁慈區(前額上方正中間)、好斗區(每只耳朵后面)、威嚴區(頭頂前方)、愉快區(前額中間靠兩邊的地方)等等。
                                    
                                    加爾在1810年和1819年間出版了一系列卷帙浩繁的著作,用以描述他的發現。斯伯茨海姆參與了前兩卷的寫作,但后來就忙他自己的事了。他長得很帥,有干勁而且很迷人,在歐洲和美國成了一位極成功的講演人和顱相學的倡導者。通過加爾的的著作和自我推銷,以及斯伯茨海姆的公關活動,顱相學立即火了起來,而且在幾乎一個世紀的時間內長盛不衰。有一陣子,光是在英國一地就成立了29所顱相學協會和好幾本顱相學會刊。在紐約市,顱相學“診所”在百老匯一帶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顱相學大師在美國各地巡回摸診。在顱相學的巔峰時代,它成了尋常百姓的日常談資,他們在顱相中尋找人生兩難境地的答案。更令人吃驚的是,許多杰出人士和嚴肅的學者也都相信它:黑格爾、馬克思、巴爾扎克、勃朗特姐妹、喬治·艾略特、瓦爾特·惠特曼和其他一些人都是這樣的。
                                     
                                    可是,顱相學從一開始就遭遇到了科學界的堅決反擊,而且不無道理。加爾雖然收集并提供了大量證據,但都是為了符合他的理論而取的一些證據;他應該隨機抽取樣品,并顯示這些包塊與所談及的特征之過度發育之間存在一種聯系,而與正;蛘咂涮卣鞑荒敲催^度發育的人頭上的包塊不存在這種互動關系。另一個原因是,當一個有顱骨突出現象的人沒有所預測的特征時,加爾就用其它使該問題出現偏差的大腦部件的“平衡動作”這個術語來辯解。加爾有如此之多的功能可以界定,因此他能“證明”他選擇的無論什么功能,當然,大部分科學家都認為他的這些證明是毫無價值的。
                                    
                                    可是,對顱相學確切的否定是從實驗室得出來的。彼埃爾·弗樓倫(1794—1867)是位非常聰明的法國生理學家,他對加爾粗制濫造的方法論極為驚駭,因而決定以實驗方法來證明,某種特別的生理學功能是不是位于某處特定的大腦區域內。他是位技術高明的外科大夫,在鳥類、兔子和狗的頭顱上做手術,切掉一些小的區域,然后小心地把這些動物養好,恢復它們的健康,再看看它們的行為是否因為缺少這些區域而受影響。
                                    
                                    當然,他不能夠測驗像文字記憶等的人類功能,可是,他可以測試位于加爾本人說可與人腦中的那些部分相似的部件里面的功能。在這樣的一些功能中,有一項就是“好色器官”,這個功能理應位于小腦(大腦最原始的部分,即頭顱靠后的基座部分。)弗樓倫在一系列的手術中切除了狗腦里越來越多的小腦后,狗慢慢失去了有順序的移動能力,直到它本想向右轉的時候卻轉向了左邊,向前走的時候卻開始后退起來等等。小腦的功能,很清楚,是有目的的移動,而不是好色與否。
                                    
                                    同理,弗樓倫發現,不斷地切除動物的皮質會減少它們對感覺刺激的反應和啟動行動的能力。小小的損傷不會造成特別的后果,而顱相學的理論如果是正確的話,這里卻是應該產生惡果的,可是,它只是減低了動物對視覺刺激總體的反應能力和它總體的活動水平。皮質層切除得越多,動物就顯得更呆滯,直到所有的反應能力和自我啟動能力都沒有了;一只完全去除了皮質層的小鳥不再飛翔,除非把它拋入空中。弗樓倫的結論是,感覺、判斷、意愿和記憶都分布在大腦皮質層里。盡管他在大腦里面發現了大量功能──皮質和小腦的確還是各有不同用途的──各部分具體的功能也并非均勻分布于各個部分的。
                                    
                                    加爾的偽科學理論因而就導致了大腦功能分區的實驗研究。另外,他的理論盡管在所有的細節上都是錯誤的,可還是躲過了弗樓倫的攻擊,因為后來的神經生理學家都按照弗樓倫的做法繼續實驗。他們辨別出了大腦的一些特別區域,認為這些區域對視覺感知、聽覺感知和運動控制有控制作用。弗樓倫說記憶和思維分布在整個皮質層上是正確的,可是,有一些較低的精神活動,甚至是一些較高級的精神活動,都的確是分布在不同區域的。
                                    
                                    較高級的功能是在大腦的某些局部執行的,最典型的例子是語言。1861年,巴黎比塞精神病院一位51歲的病人勒波涅轉到了外科室,因為他的右腿出現壞疽。外科醫生是一位名叫保羅?布洛克的年輕人,詢問病人的病情,可是,這位病人除了喃喃地發出一個毫無意義的聲音“tan”以外,什么也說不出來。他只能通過手勢和“tan,tan”來交流,如果弄不清他的手勢,人們除了對天大喊外一點辦法也沒有。布洛克終于弄清楚了,Tan是他在醫院的名字,他于21年前來到這家精神病院,當時,他已經失去了語言能力。他在智力上仍然是正常的,可是,幾年之后,他的右腿和右臂就開始癱瘓了。
                                    
                                    Tan進入手術室的6天后去世了。布洛克進行尸檢,發現大腦左側中間偏前一塊雞蛋大小的區域已經受損,受損部位的中心幾乎沒有任何組織了,在它的邊緣上,一些剩余組織已經萎縮。根據勒波涅的病歷,布洛克下結論說,操作最早發生在現在稱作中心的地方,當這個創傷范圍還不大的時候,它就已經完全破壞了勒波涅的語言能力;只到后來,它才擴散起來,直至造成癱瘓。很明顯,大腦左半球這個很小的前瑞環狀區就是語言的基座。自此以后,這個區域就叫做布洛克區了。
                                    
                                    約十余年后,一位德國醫生名卡爾?維尼克的,他以類似的方式發現,有些講話非常流暢,但使用一些很怪的字眼,而且不理解人們對他所說的話的病人,他們在布洛克區后面幾英尺遠的左半球另一小區內有損傷。事情很快就清楚了,布洛克區主管語法(語言的結構),而第二個現稱為維尼克區的區域主管語義(詞語的意義)。這兩個區域在正常語言交流中都是必需的;布洛克的損傷會損害把詞語說出來的能力,但不影響理解,維尼克區的損傷會使病人能夠流暢地說話,但都是一些無意義的話,而且對語言的理解也成問題。
                                    
                                    再以后,兩位德國生理學家,即居士塔夫?弗里奇和埃杜阿?;裾J出了皮質層的一個特別區域:即運動控制點,它是從左中腦伸向右中腦上面的一個長條形組織。其他一些調查者分別查出了負責視覺、觸覺和聽力的區域。到該世紀末,弗樓倫認為不存在功能的分區化的看法證明是錯誤的,而加爾的觀點卻相當正確,不過在細節上是完全錯誤的?墒,在20世紀,進一步的研究將顯示,兩種理論都是正確的。許多功能位于人腦某些特定的區域,可是,學習、智力、記憶、推理、決策和其它一些高級精神活動都發生在大腦前葉上。
                                    
                                    弗樓倫本人曾總結了每種科學追求真理的反復否定過程:“科學不是原來就有的,它是慢慢變成的!
                                    
                                    心理學之所以慢慢變成如今這個樣子,有一部分是因為加爾。他所發現的大腦的結構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他的顱相學荒唐理論導致了大腦功能分區化中的實驗研究,他對皮質層作為智力基礎的強調,都使心理學邁出了更大的進步,遠遠超出了形而上學,也比以前任何時候更接近實驗科學了。人們應該記住他,而不光是想他曾經斗膽闖入了假科學。
                                廈門心理咨詢網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友情鏈接 | 合作伙伴
                                www.aerial-visions.com 廈門美麗心靈心理咨詢中心 版權所有  
                                通訊地址:廈門市廈禾路863號九龍城1533室 本公司常年法律顧問: 李俊強律師 電話:13859911148
                                聯系電話:0592-5801161 管理員:鄒婉欣 e-mail:mlxl510@163.com
                                備案序號: 閩ICP備11011887號
                                在線客服
                                ×
                                培訓咨詢:
                                心理咨詢:
                                EAP咨詢:
                                綜合客服:
                                0592-5801161
                                天天摸夜夜添夜夜无码_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ts_色欲天天婬香婬色综合网_free性videos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