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我們 | 咨詢解答 | 聯系我們 | 美麗心靈首頁
                                熱點公告: 1.傾聽您的心聲——美麗心靈公益心理咨詢熱線2.美麗心靈與海滄法院心理服務合作項目正式啟動3.用愛點亮心燈 用情助燃希望 ——“美麗心靈”戴仕梅援臨感悟4.報名中 | 沒時間上面授課,就來線上考個心理社工證吧!
                                學術研討
                                咨詢技術
                                心理流派
                                心理名家
                                心理學院
                                建構一個整合的心理治療模型 韓巖
                                文章點擊數:4012  2013-10-19 17:43:54
                                發表再序:

                                本文是我在2002年于臺灣第四屆華人心理學家學術研討會上發表的論文。 后在中國心理咨詢網重發出來后, 被許多網站以作者“未名”轉載。這對我倒不成為太大的問題, 因為寫作此文本來的一半目的也就是希望給華人社區(包括國內的)心理咨詢師提供一個基本的但包含了現代心理治療一種發展趨勢的短期心理治療的模型。這樣的理論文章其實需要進步闡述, 方能便于在不同學院,療派背景的國內心理咨詢同行的理解。這點在02年的時候更是如此, 近些年來,國內的精神分析的同行在對客體關系,自體心理學, 依戀理論理論上的引進突飛猛進,情況改變許多,F在發在這里,如果有讀者愿意對此模式的思想和發展有更多理解和需要解釋,我將可以給予解答。2007。2

                                -------------------------------------------

                                                                    摘要

                                本文論述了一個整合的現代心理治療模型。在此模型中,植根于認知心理學心理信息處理模式(INFORMATION PROCESSING)的依附理論被作為核心,用以指導診斷,治療目標走向,和治療關系的處理。奠基于一個心理信息微處理理論的“凝神觀心”方法,和“和弦共情”一起構成治療方法,旨在促使客人心理信息處理模式的改變。本文在論述何以選擇依附理論和凝神觀心為本模型的根本成分之理由后,將介紹它們如何構成本療法的;兩大類型人格客人的治療原則,方法和過程將作為例子描出本療法的輪廓。 
                                 

                                   緒     論 

                                  心理治療源起于西方,至今已有百年多歷史。當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國大陸的文學青年擁抱弗洛伊德理論時,流行于英美心理治療界精神分析學派的已是如Heinz Kohut, Melanie Klein、Donald Winnicott這樣另外一些名字。上個世紀末西方心理治療的發展似乎不再有橫空出世、開天辟地的大師的涌現,但種種從傳統學派中發展出來益發精細的新門派依舊令人眼花繚亂。

                                  九十年代中國大陸的心理治療業(咨詢)初現萌芽狀態;相較于盎格魯森人口,澳大利亞的華人求助于心理治療和咨詢的依舊為少數,華人背景的心理學家及心理咨詢師在澳大利亞同樣極為稀罕。

                                  在此背景下,作為一個華人背景的心理學家、心理治療師,面對著這樣一個挑戰:在華人中的心理治療實踐,該如何吸吶,選擇,應用現代西方心理治療之成果?

                                  本文將要提出一個經過整合某些西方心理治療門派而形成的心理治療模式,它反映了筆者 - 一個在澳大利亞對華人客人進行心理治療和咨詢的華人心理學家 - 面對此挑戰的努力。

                                  本模式被放置在信息處理(INFORMATION PROCESSING)元理論(METATHEORY)的框架之內,則其理論的敘述語言將擺脫許多傳統心理治療門派各執一詞,莫衷一是的局面,從而使包容各派之精華成為可能;并因此在心理治療與實證的心理學研究之間架起了橋梁。

                                  本模式包含幾個基本成分:其一,是以依戀理論(ATTACHMANT THEONY)為指導性理論;其二,是以“凝神觀心”為核心的一系列體驗派技術為治療手段。大量被整合入此治療模型的來源于其他學派的技術也將在“凝神觀心”的氛圍中展開。


                                   依附理論(Attachment Theory)

                                  為什么選取依附理論?
                                 
                                  依附理論,是John Bowlby和Mary Ainsworth的共同創造的結晶 (Ainsworth and Bowlby, 1991)。John Bowlby,英國精神分析師,曾師從客體關系理論學派的Melanie Klein。與其他當代精神分析學-----如客體關系理論(Objetc Relation)和自性心理學(Self Psychology)一樣,Bowlby之依附理論的突出貢獻在于它改寫了傳統弗洛伊德理論核心中幾個屢被茍病的基本要義(Eagle,1995) 。性驅力作為精神分析學關于人類動機之核心的假設遭到了挑戰;嬰兒對母親的依附行為并非作為一種次級性的需要,從屬于饑餓驅力系統,服務于滿足饑餓之首級需要,相反,它從屬于一個獨立的依附動機系統;依附對象(客體)不再只是一個緩解驅力的工具,它本身就是一個終極性的目標(Bowlby,1959);這樣,主體對客體的依附關系成為重寫后的精神分析理論中之核心,而不再需要作為某種純生物驅力的派生物而存在。Bowlby之依附理論與當代精神分析學的演變在這一點上體現了一種共同的精神. 如另一位精神分析師N。Symington所言:“隨著客體關系理論的誕生,精神分析學從一種粗糙的自然科學一變而為一種關于人類情感關系的富有倫理意味的學說”。(Symington,1994).

                                  選取依附理論為本文提出的心理治療新模型的指導性理論, 正是考慮了依附理論似乎代表了近幾十年來西方心理治療界滲透于許多門派中的一股潛流,一股我們姑且稱為人文主義精神的潛流。精神分析學在這里和Carl Rogers的以客人為中心學派、Greenberg的以情感為中心學派(Greenberg,1993)及其它人文主義體驗學派的傳承彼此呼應。依附理論所提供的框架具備了闡明這些不同治療流派之的潛能。

                                  在這股人文主義精神的潛流下,筆者感到了一種向華文化以“仁”為核心的人本主義的世界圖景的靠攏。 更深一層的考慮是,反觀中國文化,以“仁”為核心(注意漢字仁:兩人關系),幾千年教導的修身養性指向的是齊家-建立一種溫情的親密關系。然而傳統模式的文化宣導究竟在日常生活之現實層面塑造出怎樣一種人際關系模式?在什么意義上實現了“仁”之理想?在現代以自我為本的潮流之下,它又向何處去?也許這只是心理科學應該介入的地方。選取依附理論,包含這樣一種企圖,即精神分析中國之文化,并以精神分析之實踐幫助現代中國人之自我實現。依附理論對此包含的潛質在于,它超越了執于自我或執于依賴的兩極,而將自我空間之生長放在親密關系中去考察。

                                  選取依附理論,而不是其它當代精神分析學之學說,還因為它與實證研究,認知科學的緊密關系。這是選取依附理論第二個根本原因。也正是依附理論在實證研究方面的進展,使其理論本身得到不斷豐富。Mary。羒nsworth將Bowlby的理論大面積地付諸實證研究操作,在其此過程中,依附理論也得以豐富:著名的“陌生人情境”方法(Stranger。觟tuation),區分了三種幼兒對母親的依附模式 (Ainsworth and Witting, 1969); “安全基地”(Secure Base)概念之提出 - 依附人物所起的心理作用在于成為幼兒的“安全基地”,借助此基地,幼兒方可能探索世界;母性敏感(Maternal Sensitivity)決定了母嬰之間的依附模式(Bell and Ainsworth, 1972)。Ainsworth開創了整個學院派的依附理論的實證研究。此間誕生了對本文將要論述的心理治療新模型極具價值的“成人依附模式面談”方法(Main and Goldwyn, 1998)。此方法使依附理論的研究進展到探索個體內在的心理的表征系統(Representation)(Bretherton and  Waters,1985),Bowlby (1973) 之“內在工作模型”(Internal Working Model)的概念開始被經驗地論證,依附模式代代相傳的關系得以發現(Fonagy et al, 1991).
                                。 

                                  似乎很少學院派中的實證研究有如依附理論一樣, 其研究中所產生的概念、工具與心理治療可以找到如此密切關系!鞍踩A”之概念可以用于描述心理治療關系之本質;“母性敏感”仿佛在描述CarlRogers的無條件正面關懷和心理治療關系的三準則(同一、接受、理解)的母嬰關系板本;“內在工作模型”之概念打通了精神分析和認知療法之間的通道,近來由認知療法陣營中Jeffrey Young所發展的“先驗圖式療法”Schema-Focus Therapy 無疑深受Bowlby 此一概念的影響(Young,  1990)。

                                  總之,與實證研究的聯姻使精神分析從其自身晦澀的術語中釋放出來,與其他治療流派的對話成為可能;精神分析其復雜曲折充滿奇思妙想的理論得以向實證研究的驗證開放,理論之發展將因此獲得更扎實的基礎和更廣泛的空間。

                                  此外,向實證研究的開放,對于移植一個起源于西方的心理治療理論于華人的土壤還有另外一層意義。即相關于此理論的跨文化研究將為移植提供豐實的反饋,以Critten    den(2001)為首的一批依附理論的跨文化研究者已經提供了這樣一個榜樣,此研究方向的深化將為本心理治療模型之未來發展鋪墊跳板。

                                依附理論作為本心理治療模型的一個中心成份

                                  一、治療本質與和弦共情.
                                  
                                以依附理論為本心理治療模型的指導首先意味著本療法是一種視心理治療師和客人之治療關系為治療之根本的療法。做為一種發展心理學,依附理論指明母嬰之間的關系塑造著個體的性格,令其形成四種不同的依附模式(ABCD四種)。 心理障礙之發生緊聯著這四種模式。既然初始的依附關系曾經影響著心理病理之起源,現在心理治療師和客人之關系將同樣可以塑造心理之健康。

                                  這種心理治療的關系的實質是提供一個心理的“安全基地”。在此“安全基地”上,客人那被忽略萎縮失序扭曲的內在心理空間重新得以滋潤和生長。

                                  由“母性敏感”相關研究概括出來的“和弦共情”(Empathic  Attunment)將成為本療法中一個根本的心理治療“手段”。 “和弦共情”之概念并非僅僅是ROGERS的無條件正面關懷和心理治療師三原則的翻版,它超越了這種抽象態度的描述,進入其微細色譜和調頻的闡釋;谀笅牖赢a生于語言智力生活的前夜,母親對嬰兒的“和弦共情”并非通過語言的內容表達來實現的,而是通過其非語言之表達-----面部表情、聲調、動作來共同進行的!昂拖夜睬椤敝绊懖⒎侵橇Φ,較好的理解是猶如音樂在軀體中喚起的快感,這種快感的累積令幼兒產生良好的關于世界,關于自我的感覺,奠定了幼兒語前階段自我意識的特定基調。自性心理學的R. Meares 索幸認定其為高自尊的起源(Meares,1995)。心理治療師對其客人的“和弦共情”包含了類似的意思,它同時包含語言和非語言因素。具體來說,它突出強調治療師對客人之當時當地之情感狀態的和弦共振。它區別于那種治療師靜聽客人訴說許久而后做出簡單總結的反應模式,而是源源不斷地對客人在表達中的瞬間感覺作出反饋,這種反饋令客人有種治療師始終和他(她)共振于其體驗最鮮活之處的感覺。

                                  二、成人依附狀態面談問卷;

                                  依附理論在本心理治療模型最直接的應用在于借助“成人依附狀態問卷”(ADULT ATTACHMENT INTERVIEW,AAI)(Main and Godwyn, 1998)對客人進行診斷。診斷結果將用于初步預測心理治療可能展開的方向,治療關系可能面臨的困難,治療關系展開狀態背后的意義,從而決定適用的技術,制定初步的治療方案。

                                  AAI是一套結構性問卷,它向被訪者問及其童年時代與父母親的關系及其它經驗,并令其反思這些經歷對其性格發展的影響。應用問卷的研究結果顯示普通人群中存在著三種不同的敘事風格:安全---獨立型(Autonomy—Secure);排斥型(Dismissing);執迷型(Preoccupy)。富有意味的是它恰一一對應于陌生情境中的三種依附模式(安全Secure,回避Avoidance,矛盾Ambivalent)。

                                  AAI作為實驗研究工具之威力是強大的,它甚至可以用以預測被訪者即將出生的嬰兒的依附模式(Fonagy et al, 1991)

                                  AAI被選用到本心理治療模式中,是因為它與心理治療有著很好的匹配性。它不同于DSM—VI只是對癥狀性行為進行描述和歸類,它分析的是客人的敘事方式。它力圖從客人談論自己的經歷的方式來洞察其內在心理世界構造的經緯。其思路是認知心理學的“信息處理模型”的。用信息處理模型來說,欲探索個體內在心理的表征系統(Representation)

                                   具體來說,我們可以將心理信息粗略地分成認知的和情緒的兩類(Crittenden,  1997)。排斥型(Dismissing)人格 --(類型A)意識層面的內在世界更多是以認知類心理資料來建構的。他們的信息處理模式是:忽略和壓抑情緒信息,創造一種扭曲的認知解釋以獲得一種控制感。他們傾向于概括抽象的陳述,比如他毫無困難地找到五個詞匯來描述他與母親的關系,但是當被要求找出記憶中的具體插曲來體現這五個詞匯時,他常常記不起來了,或找到一些牛頭不對馬嘴的例子。即使可以憶起一些具體的故事,也是不帶感情色彩的。

                                  執迷型(Preoccupy) 人格 --(類型A)意識層面的內在世界更多是以情緒類心理資料來建構的。他們的信息處理模式是:忽略認知信息,扭曲夸大的情緒信息處理。她們能回憶起一個又一個生動具體的故事插曲,形象豐富,但故事可能不連貫,因為在談論這些故事時,當年之痛苦情緒穿透入當下,令思緒混亂。他們的敘述常是長長的,充滿了混亂、矛盾、缺乏分析。

                                  而屬于獨立----安全型人類之人的內在世界則整合了認知類和情緒類兩類之資料。他們的敘述可以是生動的,具體的,充滿情感的,但又是富有反思,有很多客觀的分析的。他們的陳述顯示一種連貫性,條理性,他們似乎懂得在與訪談者的交談中保持一種合作。

                                  本療法中,當心理治療師確認客人之類型后,參照依附理論之歸因和預測,可以推測客人過往童年的經歷是如何塑造著其性格的,他(她)與他人的關系-----尤其親密人物(這里包括與心理治療師)-----的互動圖式,他(她)在生活中遇到困難的可能的內在原因。非常重要的一點是,治療師可以決定應用哪些類型的治療技術。正是在這里,兼容并蓄源于各種心理治療門派的技術現在有了一個操作的藍圖。比如,以認知行為療法,解決問題為中心療法,敘事療法為一類,以格斯塔療法,客人為中心療法為另一類,起碼在表面上常會給人一種前者強調認知行為,后者強調情感、體驗的印象(盡管任何成功的治療門派都不可能是單一地強調認知行為,排斥情感體驗,或反之,它們各自都有自己一套訴諸各種心理要素的干預的完整邏輯系統)。這體現著門派創始者的風格。其有效性也許取決于它所治療的客人之特點是否匹配此門派的風格。當然實際情況要復雜得多,在同一門派中,不同治療師可能因其個人特點而令門派風格有所變異)。對于本來就被各種生動的情感記憶而裹挾的執迷型客人,不斷應用格式塔門派中那許多以強化情感、情感宣泄為特點的技術,單純地鼓勵-----“觸及你的情感”,這樣的治療取向實在令人值得懷疑。反之,對“排斥型”客人,其本來就擅長邏輯思考,如果認知行為治療師熱衷于與客人處于“冷思維”狀態的認知錯誤進行辯論,那么治療就會一直在這些客人冰冷的大腦表層打轉而停滯不前。認知行為治療不是沒有發展出一套追蹤深層意識的手段,比如“思維觀省”技術(Thought Monitoring);但是如果比較起格式塔技術,面對“排斥型”客人,我更傾向應用后者,因為后者是將客人之深層意識裹挾著原始的情感猛烈地突現在治療室的當下的。

                                  我們對不同門派技術整合提供的答案是,根據客人的處理心理信息的特點,根據我們的治療目標--促進客人演變,豐富其處理心理信息的方式,選取不同的心理治療技術。本療法之遠程目標是促進類型A和類型C向類型B轉化,既培養一種理智和情感平衡整合的人格。正是這種人格,在維持發展親密關系中,其自我變得更加強大和豐富。

                                  以上所談的三大類型只是一種簡述,在本心理治療模式中,我們將不用MAIN AND GROWN的AAI原始技術。而用Crittenden所進一步發展出的AAI技術(Crittenden,2000)。在此新技術中,類型的區分更為細膩,共有12種類型被進一步劃分出來。這12種類型呈現從健康,一般正常到不正常過渡的整幅畫面。則診斷、預后、治療技術的選擇有更細致的章法。 



                                             
                                             From  Crittenden,2000




                                  凝神觀心

                                  依附理論回答了本心理療法“做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做”的問題。在“怎么做”方面,它僅提供了治療方向與和弦共情。因此,本心理治療模式在怎么做方面將以“凝神觀心”為核心的一系列體驗派技術為根本成份。

                                  “凝神觀心”指的是在治療展開過程中治療師引領客人進行心理信息處理的一種特定模式。換句話說,心理治療中的交談是治療師引領客人以凝神觀心的方式展開的。它揉合Gendling之“集焦法”(Focusing)(Gendling,1978)和其他體驗派療法技術及佛教中觀心靜坐(Mindful Meditation)改造而成!澳瘛币馕吨欢ǔ潭鹊厥諗繙o散的神志,從而有一個觀察的主體開始出現;“觀心”即以此涌現的觀省主體去體察自己的心身及他人的心身。(此處之心必包含身)。


                                  為什么需要“凝神觀心”

                                  “凝神觀心“實則根植于一個有關體驗的心理信息微處理的理論( Gendling, 1964 )。如果說AAI揭示的是客人處理心理信息的特定模式,依附理論對改變這種模式所需要的外界催化環境描述了一個輪廓,則此有關體驗的心理信息微處理理論所要闡明的是:客人心理信息處理模式之改變在微觀方面究竟是怎樣發生的。

                                  本理論闡述如下:我們所指的“體驗”是發生在此時此地個體的內在過程。欲明了此一概念,問一個簡單的問題:“此時此刻此地,我感到了什么?”此問題觸及的一瞬間豐富的心理現象便是“體驗”。此一心理現象包含以下幾個基本特點:一、它是從身體內部直接感覺到的,區別于在大腦進行的一連串脫離身體之感覺的邏輯思考的,非純外在事件的,非推理的。二、它包含著潛在的含義。身體之感受并非體驗的全部,當我們聽到親人之惡耗時,心頭不由地一沉,這一沉顯然有它明了的意義。意義包含兩部分:身體之感受和代表它的語言符號。三、未完成性,向前發展的可能性。這一點極為重要!體驗是在過程中,所以它之未完成性是絕對的。在它于種種明暗、隱顯不同的形象、感覺、語言中模糊地搖擺時,它可以向種種不同的未知方向滑去。四、A:當吻合隱含意義的語言(一個詞組、一個句子、一個形象等等)涌現而表達出來時,它是一個小小的完成,帶動體驗向一個新的方向滑去。B:若強化觀省立體,令其鎖定一意向物或身體的感覺(如呼吸),讓其他零散的種種身體內部的感覺迅即漂過,體驗可能向一種佛教稱作(SARMADI)的廣大、空明、安寧、澄澈之感覺融入。AB之關鍵差別在于前者是始終在語言符號和身體感覺之間保持互動,后者則徹底放棄語言,進入另一種(層次)意識層面。

                                  我們所描述的以上這樣一種體驗,其實已與日常生活中所指的體驗區分開來。凝神觀心即是啟動這一特殊的體驗過程,打破原有慣性的處理心理信息方式,脫離本來僵硬狹隘的語言思維,沉潛入廣大的體驗空間,去感受它的模糊性和模糊性中蘊涵的發展變化的可能性,或者進入另一意識層面。

                                  因而,凝神觀心觸及了人之改變的奧秘。改變的基因本在我們當下復雜豐富模糊的體驗之中----一個廣柔的靈活多變的空間。改變之關鍵在于一個觀省主體的涌現和沉潛入此當下之微妙體驗及對此體驗的表達中。以心理信息處理模型的語言來說,就是改變“有選擇注意”(Selective Attention)的方向,在不同心理信息系統的互動中構建新的象征符號系統。

                                  必須強調的是凝神觀心在客人那里的真正發生,必基于治療師對其和弦共情之前提下。心理治療是一種交談(相處),但它必須是一種獨特的交談(相處)。日常生活中,客人與他人的交談(相處)常不斷重復著一些固定的模式,這些模式實則反映著客人習慣性地處理心理資料的模式。當治療師以一種客人日常生活中很少體驗到的和弦共情的方式凝神觀客人之心(傾聽表達)時,客人才有可能開始在其內心深處感受到平素生活中感覺不到的空間。這樣,客人不必耗費太多的心理能量,去顧忌常常與他呈現對立的交談者(一個在場的他者)的存在,從而他的視角可以漸漸凝聚起來,開始進入他自己內心的深層。

                                  凝神觀心之方法及所代表的理論,較之許多傳統的性格改變理論,體現了一種截然不同的“建構范式”(constructivism paradigm)。它將意識和無意識看做一個過程中的呈形(FIGURE)和背景(GROND)的永無止境的互相轉化;身體內部的這種直接感覺被指明是意識和無意識之間的界面;無意識變成意識之進程,已經被清晰地理解為是新象征符號的構建過程,而非將因為社會之禁忌被壓入無意識的內容重新返回意識。


                                  凝神觀心方法簡介

                                  一、凝神觀心基本技術

                                   并非所有客人都需教之凝神觀心的基本技術。有些客人只需治療師引導問題問得對頭就可以引發凝神觀心之過程。這些客人在用“體驗深度尺“(Experiencing Level Scale)(Hendricks,in press)測之時,顯示出深度處理其心理資料的特點。對其他大多數客人,必須在治療開始時就系統教之凝神觀心六步驟。此六步驟包含:1、清理內在空間,開始問心:“什么是我關切的主要問題?”2、選擇一個問題作為聚焦,感受其整體。3、讓表達此一模糊感受的形象或詞語自發呈現出來。4、感覺內心,檢驗此一符號是否吻合體驗。5、詢問“什么在此感覺之中”或“是什么產生了這種感覺?”6、靜靜等待,友好接收此一信息。(Gendling,1978)。不該將此訓練當做在治療中必須不斷重復的機械演習,它的本質在于令客人學會以一種溫柔的態度對待自己內在的感覺,在治療中能時常放慢談話速度,目光內視,捕捉準確的符號表達,因此當客人漸熟悉這樣一種方式后,無須再按照6步驟一一重復。

                                  二、凝神觀心技術衍伸一:水平時序面的內觀。

                                   此技術要求客人將發生于他日常生活中的某一令其耿耿于懷的外在事件在腦海中再形象地過一遍,所“觀”對象包含了整個事件之外貌和過程中的內在思想,情緒,身體感覺。此一方法是最全方位的觀法。

                                  具體做法是:1、令客人放松,回到發生的事件情景中進行內觀。2、治療師有重點地引導客人去觀其內心的思想,情緒和行為,及事件中他人的行為。3、三個問題循環地被問及:“你怎么想的?”“你感覺到什么?”“你做了什么?” 4、內視過程結束后,在治療師和客人之間有一短暫的智性討論。

                                  本方法可以再進一步靈活應用,以外觀者內視和體驗者內視兩種角度展開。

                                   三、凝神觀心技術衍伸二:垂直深度面的內觀。

                                  基本做法與二同。治療師選擇有意義的關節點要求客人沉入體驗進行深度內視。
                                此一技術關鍵在于內視之后,可要求客人以繪畫方式進一步探索此體驗。
                                 
                                  具體做法可有三種:
                                  1、將情感體驗以具體的象征形象方式繪出。此方法令客人之體驗獲得一種表達形式。它是三種做法中觀者和被觀的情感體驗之間距離最遠的一種,因此對于那些過于強大的情感是一種比較安全的方法。它讓客人可以自由地進出情感體驗,產生一種處于控制狀態的感覺。

                                  2、客人被鼓勵用顏色表達情感。此方法開始有一些宣泄情感的作用。
                                  3、客人被要求沉浸到情感中去,在用顏色表達情感時,手,身體的動作,語言表達都可以并用。此方法令客人強烈地宣泄其情感。

                                  在繪畫結束后,客人與治療師可就所繪畫面進行客觀的討論,或繼續凝神內觀新涌現出的體驗,進一步討論,依此循環往復。

                                  四、凝神觀心技術衍伸三:空觀或特定意象持續定觀。

                                   此方法多被作為一項家庭作業。某些從凝神觀心中涌現的特定意象具有自我安慰自我潤育的作用。比如一片曾給客人帶來很多安寧休息的寬闊草地或花園,比如身體中鼓蕩循環暖流的感覺,都可被當作一個鎖定的內觀影像,要求客人每天做一定時間的內觀靜坐。
                                  
                                  對于那些內心無序的客人,比如“執迷型”的客人,可令其意念集中于呼吸,觀雜念會如行云飄過,再返回定念呼吸。令其每日練習。
                                   
                                  凝神觀心之技術延伸發展其實可以變化無窮,限于篇幅只做以上的簡介。其不變的根本特點是凝神,內觀和捕捉整體的發自身體內部的感覺,并用包含語言的種種方式將其表達之。許多不同門派的心理治療技術在被整合入本心理治療模型時,關鍵在于必須在凝神觀心之氛圍中展開。


                                  具體例子的說明

                                  我們現在對兩大類型(“執迷型”和“排斥型)人格的治療原則、方法、過程做一個大致的說明,以提供給讀者一些關于本心理治療模式的整體印象。試圖在一篇萬言論文中描述一個心理治療模型在實際中是如何操作的幾乎是不可能的。我們在此做的是一個極為簡化的處理。

                                  診斷評估過程

                                  對于受過有關AAI系統訓練的治療師來說,并不需要對客人另做一個半小時的規范AAI。他可以將爛熟于心的AAI問題在適當時候提出,而后根據客人的回答依照自己的經驗對客人的大致類型作出判斷。這種判斷并非在開始的一、二節心理治療中就可以徹底完成。根據不斷涌現的新材料,它將被糾正。對客人認識的逐漸加深過程,也是CRITTIDEN 的12類劃分評估過程逐步完成之過程。 由于本治療法根本上是“凝神觀心”之體驗式風格的,注意當下,“和弦共情”于客人之當下情感狀態將是治療師始終維持的總基調。而AAI則是治療師在腦后悄悄進行的智力操作過程,當然它將潛在地影響治療的流向。

                                  一.對于“執迷型”人格

                                  “執迷型”人格處理心理信息之模式重情緒輕認知。這并不意味著他們領悟到自己的情感,而是他們經常被情感裹挾著而不自知;他們的內在經緯似乎缺少穩定的結構,足以盛載和引領情感的流動,因而時常給人一種情感洪水泛濫的感覺。

                                  歸根結底這反映的是他自小形成的依附模式。兩極化的情感----憤怒(表現為攻擊)和無助被發展出來以獲得與照顧者的親近,而反思的認知沒有發展出來調節情緒。成人時,這兩種情感和行為也統治著他們的親密關系。因此,在他周圍,他創造了一個不牢靠的依附關系環境,這使他內心對世界的不安全感有增無減。

                                  打破這種惡性循環,首先需要治療師深入洞察在其惱人的(如果你被卷入反移情的話)攻擊,無助,不安背后深藏著的是人類共同的對生命被滋潤被關愛被扶持的渴望(Attachment need),和弦共情地將這種對復雜情感的理解、肯定,探尋,向客人不斷的表達出來;再加上治療師本身這一種寧靜、慈祥、睿智、堅定的存在,便構成了所謂的Containing(包容)(Bion, 1962)。包容始終必須同時包含這兩個因子:對客人情感的理解和將這種理解反映回去(Mirroring);表達一種可以包容這種情感,不會被其淹沒,并能向好的方向轉化的希望和信念。對于“執迷型”的客人,Containing中之后一個因素應予以強調,因為“執迷型”客人常表現出一種情感泛濫的無序狀態(當然這絲毫并不意味著第一個因素可以不要)。

                                  應用依附理論,治療師應非常注意自己的依附模式和客人之依附模式間的微妙互動關系。如果治療師自身是略偏于“執迷型”的,要小心的是在不斷反饋(Mirroring)對客人情緒的理解和肯定時,會不會忽略了傳達一種能對付這類情感的堅定信心和處理它的能力?很多時候,這種信心的傳遞不需一字,在客人混亂咆哮的情感面前,能否保持溫和安詳的表情而不是躍入搶救者的角色,這對略偏于“執迷型”的治療師而言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如果治療師自身是略偏于排斥型的,需要小心的是在開始進行的長篇大論道德說教,價值觀訓導之背后隱藏的是自己對負面情緒的厭惡和害怕。這一類的反移情反應在客人那里將象是重演童年情景,強化其對理性的不信賴。

                                  對“執迷型”,凝神觀心的基本技術的應用關鍵在于促進一個略帶距離的內省主體的涌現;炯夹g中的“疏理問題”步驟(步驟2)特別好用于讓話如排炮氣喘吁吁的客人安靜下來!八綍r序面內觀”極有利于執迷型擺脫一個點中的情緒泛濫而獲得全面的視角,內觀后治療師和客人的討論將起到整合各視角的作用,因而極為重要。相形之下,“垂直深度面內觀”技術的應用需相當謹慎,因為對執迷型來說關鍵不在強化情緒;對執迷型應用“垂直深度面內觀”技術多為了穿過次級情感(secondary emotion)發見元級情感(primary emotion)(Greenberg, 1997). “空觀”和“意象定觀”技術可適時作為一個家庭作業布置給客人,以培養其內省主體的定力。

                                  另外一個要點是,鑒于執迷型心理信息處理模式中重情緒輕認知的傾向,在治療師于治療前段和弦共情足夠成功互相信賴的治療關系已建立起來的條件下,認知的問題應經常被用作治療師的干預手段,比如:“你怎么看那時你的情感?” “你認為為什么----”  “你從這些事中學到了些什么呢?” “你認為他是怎么想的?” “你認為他知道你是這樣感受嗎?”

                                  二.對于“排斥型”人格

                                “排斥型”人格處理心理信息的模式重“認知”輕“情緒”。他們不斷在一些教條化概念化的封閉的陳述中周而復始,他們給人無法接觸到自己內在情感,只生活在他們的大腦里的感覺。

                                  歸根結底,這反映的是他們小時候在與其父母親的互動中以及后來經歷習得的依附模式。他們之真實情感隱而不現,而以極端的自我依靠或強迫性的對他人之照顧來回避引發被親密人物拒絕的傷痛情感。因此他們創造了一種孤獨的缺乏深切依戀關系的不安全環境。

                                  對排斥型的治療根本在于逐漸解構其過于呆板、僵硬、貌似理智實則膚淺的內在建構。但絕非采用邏輯對質的方法,而是應該運用“凝神觀心“的一系列體驗技術不斷地引領他們回到自己身體內部的感覺中去,回到朦朧的意向、模糊的感官、游離的情緒中去!按怪鄙疃让鎯扔^”技術極適合于排斥型客人,通過形象繪畫,情感得以實體化;通過色彩運動,情感得以宣泄,這令排斥型人學習抽象語言之外的內心表達介質。在應用“水平時序面內觀”技術時,應在問題“你感到了些什么”上多做逗留。

                                  解構排斥型人格的內在建構并非要對其心理信息處理模式中占優越地位的認知進行壓抑。解構必須同建構同時進行。這意味著引領客人進入情緒一段時間后,要返回到認知上來。這在治療之早期尤為重要,因為認知的結構對排斥型人來說是其內心安全感的依托。排斥型人最怕的就是失去控制,因而給予他們對治療過程的控制感是相當重要的。對于本身略偏于排斥型的治療師來說,因反移情而陷入“誰是控制者的競賽”是危險的。而對于本身略偏于執迷型的治療師,也需在認知方面與其客人相匹配,不要將一切認知的討論都看做客人的防御機制。我們并非要讓客人放棄認知,而是要讓他們的認知因整合入情感的體驗而變得深刻、準確、復雜起來。

                                  在解構與建構,進入情緒與返回認知之間循環的節奏對排斥型之治療是很重要的。這同樣反映Containing中兩個因子必須獲得平衡。與執迷型不同的是,單純靠對治療中的反映(Mirroring)來表達對排斥型客人情感的理解往往是缺乏效率的,“垂直深度面內觀”及許多擴張情感的格式塔技術提供了打破堅殼的手段。


                                   結束語
                                 
                                  本文論述了一個整合的現代心理治療模型。在此模型中,植根于認知心理學心理信息處理模式(INFORMATION PROCESSING)的依附理論被作為核心,用以指導診斷,治療目標走向,和治療關系的處理。奠基于一個心理信息微處理理論的“凝神觀心”方法,和“和弦共情”一起構成治療方法,旨在促使客人心理信息處理模式的改變。

                                  選擇依附理論是因為它代表了現代精神分析學的發展趨勢,也代表了隱含于許多其他治療`門派的一些發展的共同脈絡。還因為它與實證研究的不可分割的淵源,使本心理治療模型成為一個開放的,可以不斷隨研究之進展而更新的體系。

                                  研究工具“成人依附面試”被改造成為本治療模式中的診斷和預測工具,解答了做什么的問題;而“凝神觀心”則提供了怎么做的具體手段!癈ONTAINING”之兩因素的微妙平衡勾勒出共情的更細膩的畫面。

                                  本模型歸根結底做的是西方現代心理治療門派的整合,其意義在于整合近幾十年來西方心理治療中一些最新發展成果,將迷失在不同流派中的各執一詞令人眼花繚亂的陳述中的一些共同的精華組合起來歸我所用。本模型應用于華人文化區中的隱含意義是本文未加展開討論的。筆者希望在一些療效研究數據出來后另文闡述。在此結束語處,只想強調一下本文緒論中提出的思路 :即精神分析中國文化?v觀被整合進本模型的流派:Self Psychology, Focusing,Emotionally-focus Therapy, Client-center,Narrative Therapy, 我們不難看出一些共通的特點(也正是這些特點由依附理論作代表被整合入此模型的),即對體驗和治療關系的高度重視。對此,一方面我們可以看出一以貫之的西方傳統的人文主義精神:對個體內在空間和自我實現的重視;但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對某種舊傳統的反彈,即不再單獨強調獨立而忽略人際依靠,不再視個體為獨立于環境背景之外的孤零零的原子,而是在研究人際親密關系和自我內在空間的辯證關系中考察自我實現。作為一個華人心理學家,這給我一種接近了華文化的怪異之感。這令我問這樣一個問題:文化之進化是否意味著對那些跨文化的普遍人類命題的更成熟的解答?而這種更成熟的解答是否可能有一種更靠近了其他文化,整合了其他文化之精華的外觀?于是我們是否可以進一步問:我們的文化演變在今天這個階段顯現的是一個怎樣的面貌?這面貌之下反映的是一種怎樣的對那些普遍人類命運的解答?來源于西方的精神分析學能幫助我們一些什么嗎?
                                                                       2002年9月21日于福州。


                                  參考文獻

                                  Ainsworth, M.D.S. & Witting, B.A. (1969), Attachment and the exploratory behavior of one-year-olds in a strange situation. In: Determinants of infant behavior, Vol.4,ed.B.M. Foss. London: Methuen,pp.113-136

                                Ainsworth, M.D.S. & Bowlby, J. (1991), An ethological approach to personality development. Amer.Psychol.,46:331-341.

                                Bell, S.M. & Ainsworth, M.D.S. (1972), Infant crying and maternal responsiveness. Child Devel., 41:291-311

                                Bion, W.R. (1962), Learning from experience. In: Seven Servants. New York: Aronson,1977.

                                Bowlby, J. (1959), Separation anxiety. Internat. J. Psycho-Anal., 41:1-25.

                                Bowlby, J。(1973),Attachment and Loss, Vol.2. New York: Basic Books. 

                                Bretherton, I. & Waters, E. (1985), Growing Points of Attachment Theory and Research. Monographs of the Society for Research in Child Development. Serial No.209, Vol.50, Nos.1& 2.

                                Crittenden, P.M. (1997), Truth, error,omission,distortion, and deception: the application of attachment theory to the 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of psychological disorder. In: Assessment and Intervention across the Lifespan, ed, Dollinger, S.M.C. and Dilalla, L.F. pp.35-76 

                                Crittenden, P.M. (2000), Attachemnt and psychopathology. In: Attachment Theory: Social, Developmental and Clinical Perspectives, ed, Goldberg,S., Muir, R. & Kerr, J. London: the Analytic Press. pp. 367-406.

                                Crittenden, P.M., & Claussen, A.H. (2001), The Organization of Attachment Relationships: Maturation, Culture and Context.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Eagle, M. (1995), The developmental Perspectives of attachment research and theory. In: Attachment theory: Social, Developmental and Clinical Perspectives, ed, Goldberg,S., Muir, R. & Kerr, J. London: the Analytic Press. pp. 123-150.

                                Fonagy, P., Steele, M. & Steele, H. (1991), Maternal representations of attachment during pregnancy predict the organization of infant-mother attachment at one year of age. Child Devel., 62:880-893. 

                                Gendling,E.T. (1964), A theory of personality change. In: Personality Change, ed, Worchel,P. & Byrne, D.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Gendling, E.T. (1978), Focusing. New York: A Bantam Book.

                                Greenberg, L. S., Rice, L. N. & Elliott, R. (1993). Facilitating Emotional Change: the Moment-by-Moment Process.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Greenberg, L.S. & Paivio, S.C. (1997), Working with Emotion in Psychotherapy.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Hendrick, M.N. (in press), Research basis of focusing-oriented/experiential psychology, in: Research Bases of Humanistic Psychotherapy, ed, Cain, D. & Seeman, J.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Main,M. & Goldwyn, R. (1998), Adult attachment scoring and classification systems (version 6.3). Unpublished manuscrip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

                                Meares R. (1995), Metaphor of Play: Disruption and Restoration of Borderline Experience. New York: Jason  Aronson.

                                Symington, N. (1994), Emotion and Spirit: Questioning the Claims of Psychoanalysis and religion.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Young, J.E. (1990), Cognitive Therapy for Personality Disorder: A Schema-Focused Approach. Florida: Professional Resourse Press.

                                廈門心理咨詢網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友情鏈接 | 合作伙伴
                                www.aerial-visions.com 廈門美麗心靈心理咨詢中心 版權所有  
                                通訊地址:廈門市廈禾路863號九龍城1533室 本公司常年法律顧問: 李俊強律師 電話:13859911148
                                聯系電話:0592-5801161 管理員:鄒婉欣 e-mail:mlxl510@163.com
                                備案序號: 閩ICP備11011887號
                                在線客服
                                ×
                                培訓咨詢:
                                心理咨詢:
                                EAP咨詢:
                                綜合客服:
                                0592-5801161
                                天天摸夜夜添夜夜无码_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ts_色欲天天婬香婬色综合网_free性videos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