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我們 | 咨詢解答 | 聯系我們 | 美麗心靈首頁
                                熱點公告: 1.傾聽您的心聲——美麗心靈公益心理咨詢熱線2.美麗心靈與海滄法院心理服務合作項目正式啟動3.用愛點亮心燈 用情助燃希望 ——“美麗心靈”戴仕梅援臨感悟4.報名中 | 沒時間上面授課,就來線上考個心理社工證吧!
                                學術研討
                                咨詢技術
                                心理流派
                                心理名家
                                心理學院
                                關系:心理治療中的核心因素(沉默的運用)
                                文章點擊數:5026  2011-07-07 9:20:44
                                 
                                     心理醫生若自己碰到問題,他也需要去找別的心理醫生做治療,而不是全由自己解決。
                                  這種方式被稱為個人體驗。最近,我的一個咨詢師朋友王滔(化名)做了六次的個人體驗。我征得了他的同意,在不透露其姓名的情況下,把他個人體驗的過程拿出來與大家分享,以說明心理治療的過程是如何發揮作用的。
                                    心理治療中,決定性的因素是關系而非知識。關系對于我們的意義,可以概括為下面三句話:
                                    問題,在關系中產生;問題,在關系中呈現;問題,在關系中療愈。
                                    第一句話的意思即,絕大多數心理問題產生于關系,一般可回溯到當事人在原生家庭中與父母等親人的關系模式。這一點,我的許多文章都談過了。
                                    第二句話有兩個意思:第一,童年關系模式的問題,會在成年關系模式——譬如愛情、友誼、同事等——中呈現出來;第二,童年關系的問題,可以在當事人與心理醫生的關系中呈現出來。這一點很重要,很多人有自我反省的習慣,但單純的自我反省必然有盲點,一個人哪怕做再多的自我反省,也可能會碰觸不到這些盲點。并且,自我反省遠不如關系更能呈現問題。
                                    第三句話也有兩個意思:第一,現實中的好的關系,可以治療我們童年關系模式中的問題;第二,心理醫生與來訪者的好的關系,可以讓我們療愈。前者影響可能會更深,但可遇而不可求;后者更有操作性,也更容易實現。
                                 
                                關系:心理治療的核心因素
                                    心理治療常被稱為是“對話治療”,但33歲的王滔說,這次個人體驗讓他明白,這個說法不正確,因為這次的個人體驗讓他明白,原來沉默更有價值。在他六次的個人體驗中,有三次長時間的沉默。

                                你有什么感覺?
                                    第一次是單方面的,是王滔約45歲的女心理醫生咨詢師的單方面沉默。
                                王滔回憶說,他和咨詢師約好,每天的下午去咨詢師的咨詢室做50分鐘的治療。第一次,他打開門進去后,向本來并不相識的咨詢師問好,然后坐下,開始講他為什么到這里來,希望咨詢師醫生為他做些什么。
                                    “那時,總是我自己在說,而她一直沒有吭聲!蓖跆险f,“我向她問好,她只是點頭回應。我坐下來,本來希望她問我為什么到這里來,希望她能幫我做些什么,但她仍沒吭聲,只是直盯盯地看著我,一動不動!
                                    “好吧,那就我說吧!蓖跆险f,“我知道有些心理醫生喜歡玩這種游戲,那我說說也無妨!
                                    王滔來咨詢的問題是他與女性的交往模式的問題,他認為自己與異性交往時一直有意無意地扮演女性“拯救者”的角色。假如一個女性需要他的幫助,尤其是精神方面的幫助,他就會與對方迅速建立關系,并且覺得很自在。相反,假若一個女性不需要他的任何幫助,他就會手足無措,不知道怎樣建立關系。這種交往模式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困擾,他知道這樣不對,也努力在改變,但知道自己需要幫助……
                                    王滔滔滔不絕地講述自己的問題,講了約五六分鐘,但咨詢師一直沒吭聲,她沒說一句話,沒有一次“嗯”、“哦”等感嘆,甚至都沒點頭,只是直盯盯地看著王滔,兩人的視角大約是145度。
                                    “我的問題說完了!庇悬c焦躁的王滔對咨詢師說,“我希望你說點什么!
                                    咨詢師仍然一聲不吭,一動不動,只是直盯盯地看著他。這時候,王滔突然覺得咨詢師的表情有些倔強有些愚蠢,這讓他更加焦躁,他很堅決地對咨詢師說:“如果你還不說,我認為我該走了!
                                    咨詢師還是沒有任何回應,王滔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這時,咨詢師有了第一次的真正反應,她像女軍官一樣打了一個手勢,讓王滔坐下來。王滔坐下后,咨詢師問他:“你有什么感覺?”

                                我不憤怒,但我行動
                                    王滔回憶說,這一句話仿佛一下子把他打入半催眠狀態,他靜下來,去體會自己剛才的感覺,然后用恍恍惚惚的語言描述了剛才的感受:
                                    “我有一點憤怒,但不強,我的行動很堅決,但并沒有強烈的情緒。我知道   我是一個情緒比較弱的人,我沒有情緒,很少有情緒……
                                     哦,我是用行動來表達情緒,用行動來表達憤怒……我從不和女人吵架,以前認為這是一個優點,認為自己很有風度……你傷害了我,但我不憤怒,我只是感到憂傷,我不強求你做什么,但等有一天,我覺得夠了,就會扭頭離開……現在,我知道,我這是付諸行動*①,我其實是在遠離自己的真實感受,也拒絕好的溝通……”
                                    在這種恍恍惚惚的描述中,王滔對自己的認識越來越清晰。他說,咨詢師長時間的沉默把他的原生感覺*②逼了出來,假若她一直給予回應,他們就可能會陷入到他的“客氣寒暄”的陷阱中,從而把時間浪費在派生感覺中。
                                     心理醫生常被形容為“鏡子”,最好的心理醫生就是最平滑的鏡子,可以幫助來訪者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心理問題所在。那么,咨詢師的這一段長達五六分鐘的沉默,就起到了最平滑的鏡子的作用。一開始,王滔在這面鏡子前玩客氣的舞蹈,潛意識希望這鏡子夸自己“你真好”“你真有禮貌”“你真乖”等,但鏡子沒給予任何回應,最終,咨詢師用“你有什么感覺”這樣一句話打斷了王滔的游戲,讓其清晰地看到了自己最真實的“心理形象”。
                                這就是“問題在關系中呈現”。

                                無奈……深深的無奈……”
                                     第二次長時間沉默發生在第四次咨詢時。第三次咨詢,是王滔的獨角戲,他講了自己最重要的一段經歷,50分鐘的咨詢時間,他差不多講了47分鐘,最后只給留下了3分鐘時間,咨詢師利用這3分鐘時間給王滔講了她對于王滔這段經歷的一些解釋。
                                    第四次咨詢開始時,王滔說,他認為咨詢師上一次的解釋非常好,但因為當時的時間限制,他想咨詢師應該沒有把話說完,所以希望咨詢師再多說一些。
                                    聽完王滔的話,咨詢師仍像第一次咨詢一開始那樣,沒有做任何回應。王滔也沉默下來,他仍然希望咨詢師說些什么,但他不想再提要求,因為知道她不會滿足他。
                                     于是,王滔也沉默下來。雖然心中仍希望她說些什么,但他不再表達,而是去捕捉自己的感受。王滔覺得自己越陷越深,一些沉在他內心最深處的感受隱隱約約浮現了出來……
                                     兩人一同沉默了約七八分鐘,咨詢師突然問王滔:“你有什么感受?”
                                那個時機,王滔回憶說,咨詢師把握得恰到好處。所以,雖然沉思被咨詢師打斷,但王滔不覺得有任何突兀。和第一次一樣,這一句話立即將他打入半催眠狀態,他又開始用那種恍恍惚惚的語言描繪自己的感受:“無奈……深深的無奈……”
                                剛說完這句話,眼淚就盈滿王滔的眼眶,險些洶涌而出。王滔習慣性地嘆了一口氣,情緒平緩了一些,繼續說了下去:
                                     “我覺得……好像回到了三四歲的時候,媽媽被又一次找上門來的奶奶給氣暈了,她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爸爸他們都出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媽媽。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有點惶恐,去和媽媽說話。媽媽……沒有反應,沒有任何反應。我這樣說,她沒有反應。那樣說,她還是沒有反應。我擔心媽媽,也越來越惶恐,于是……自己去做一些最簡單的家務,想幫媽媽減輕一點負擔……”
                                說到這里,王滔難過到極點,眼淚再次險些奪眶而出,他又吸了一口長氣,繼續說了下去:
                                    “現在,我終于明白,為什么我總是莫名其妙地主動幫助女性。其實,媽媽一旦好起來,她不會讓我做任何家務,讓我出去玩。她從不會用夸獎、鼓勵等方法來強化我做家務的習慣,我是自己主動去做的。長大后,這就成了我的習慣性行為……”
                                     這一次咨詢的其余時間,就是王滔在體味那七八分鐘的沉默中的感受,并由此展開自由聯想,想到哪里就說到哪里,心靈的迷霧一點點被吹散,他的內心變得越來越清晰。

                                三次沉默呈現了他與女性交往的全過程
                                     等說完以后,50分鐘的咨詢時間恰好結束,王滔向咨詢師深深地表達謝意:“謝謝你!非常感謝!”
                                     “也要謝謝你自己!”咨詢師對王滔說。那一刻,咨詢師的眼神變得非常溫和,不再像女軍官,而像是媽媽。
                                     “這就是治療!蓖跆峡偨Y這一次治療的經歷說。他對我說,這一次的經歷讓他深深地感悟到,心理治療最大的價值不是心理醫生給予來訪者什么,而是提供一個好的關系,把來訪者帶回到問題產生的那一時刻,讓來訪者切實地重新感受到自己當時的感受,然后,“治療效果就產生了!

                                我從不戀家”
                                     第三次長時間沉默發生在第六次,也是最后一次治療。王滔和咨詢師是在一種特殊的情形下做的治療,只有六次并非是王滔問題所決定,而是只能做六次,但實際上遠遠不夠。
                                    那么,最后一次治療會面臨什么問題呢?就是分離焦慮。三四歲的孩子離開媽媽時,常會哭得撕心裂肺,就是因為強烈的分離焦慮。王滔和咨詢師的咨詢關系建立得很好,按說會有強烈的分離焦慮,但王滔沒有,一點都沒有。
                                     “我是一個奇怪的人,從不戀家!蓖跆蠈ψ稍儙熣f。
                                     “我高中住校,這是第一次離開家過獨立的生活。晚上,我心情很平靜,但就要入睡時,聽到了隱隱約約的哭聲,第二天才知道,原來有不少同學想家想得厲害,有些人受不了就哭了。我想,你們怎么這么脆弱呢,這么點事就受不了!但后來發現,原來脆弱的人占多數,像我這種若無其事的才是少數!薄半x開家沒有焦慮。高中畢業也沒有感傷,
                                     大學畢業也沒有,我給別人的畢業留言,都是積極向上那種,沒有一點離別的味道!
                                     說到這里,王滔突然停下來,他發現自己說得太多了。他問咨詢師:“我是用滔滔不絕來表達分離嗎?”

                                你還有什么感受?”
                                    咨詢師沒有做任何反應,她還是一動不動地看著王滔。兩人隨即再一次陷入長時間的沉默,王滔又一次靜下來,沉下去,陷得越來越深,內心深處又有一些東西悄悄涌上來。
                                     又是沉默了七八分鐘后,咨詢師又自然而然地選擇了一個恰如其分的時間,問王滔:“你有什么感受?”
                                    “憂傷,抑郁!蓖跆匣卮鹫f,“我覺得淡淡的憂傷,仿佛很輕,但我知道這其實很重……”
                                     描繪完憂傷后,王滔停下來,咨詢師繼續問他:“還有什么感受?”
                                “好像……我并不怕分離,我想已預見到,我可以推開咨詢室的門,然后轉身,沒有一點憂傷地離開。我想這有些奇怪,分離焦慮源自于珍惜,我們越知道一個關系對自己重要,就越舍不得分離。這次咨詢對我幫助很大,但我就是沒有分離焦慮……”
                                     說完這些,王滔又停下來,咨詢師又一次問他:“你還有什么感受?”
                                “我……有點想離開”
                                     王滔感到有些驚訝,因為在此前的咨詢中,咨詢師從沒追問過他,更不用說連續追問他兩次。但他試著再次沉下去,慢慢地捕捉剛才那段沉默中的感受,終于,有一個很不清晰的感受浮現了出來。
                                    “我……有點想離開!边@句話剛說口,王滔已有些哽咽。
                                    “我幾次想問,請問還有多少時間,還有多久就到時間了。我想我是害怕被迫分離,所以我要掌握主動,我主動分離,那樣受傷的感覺就輕一些……”
                                     “比方說……打電話,不管是我主動打給別人,還是別人打給我,最后說‘該掛電話了’的總是我。和女孩約會或參加什么集體活動,不管時光是多么美好,到了快結束時,我總是頻頻看表,原來,我是希望在分離時占據主動,好讓自己受傷的感覺輕一些!
                                     “我想問你還有幾分鐘,原來這就是我表達分離焦慮的方式……”王滔說。
                                     “我從你的眼睛中已經看到,你想離開!弊稍儙熣f。
                                      王滔立即醒悟,“離開”是他最重要的心理防御機制,其效果一樣是為了防御強烈的情緒。譬如,追求一個女孩時,只要稍有困難,他就會后退。然而,他雖采取了行動,但卻沒有想“離開”的明確念頭,那種后退完全是一種下意識里的反應,他原來一直都不明白自己是這么怕被傷害。也正是因為怕被傷害,他其實從不曾特別努力地去接近他所喜歡的女孩。

                                三次沉默各有深意
                                    王滔將他的這一點認識告訴咨詢師,咨詢師聽完后又問他:“你說過,我們有三次重要的沉默,那你怎么看待這三次沉默?”
                                     王滔想了想,回答說:“不是很明白!
                                     咨詢師解釋說,這三次沉默正好反映了王滔與女性交往的過程。
                                     第一次沉默,王滔最后的結果是拔腿就走,那是因為關系還沒建立,盡管咨詢師對他很可能有幫助,但王滔遭遇了一點挫折后就想離開。這正是他一開始與女性建立關系時常見的模式,“你怕受傷,所以不管這關系可能有多好,你都會立即斬斷它,脫身而去!
                                     聽到這里,王滔又沉默下來,他想起,因為這一點,他的確錯過了兩個特別好的女孩。
                                     第二次沉默,王滔的反應是,盡管很無奈,但仍留下來,因為關系已建立,他做不到拒絕與他已建立關系的女性。所以,一旦建立心理上的關系,不管那女性如何,他都會繼續堅持下去,哪怕心里特別想逃,也仍然會繼續下去。
                                她說得對,王滔想,正是這一心理,讓他盡管一開始就想和前女友分手,但兩人卻一直糾纏了三年。
                                     第三次沉默,王滔的反應是“憂郁”、“不焦慮”和“想離開但卻不自知”,這正是等關系變得不可收拾時,王滔的反應模式。
                                     的確如此,王滔想,關系越來越糟糕時,最后他都會變得有些抑郁,他常做離開的夢,但“分手”兩字總是說不出口。并且,他從不會在剛分手時感覺到特別難過,卻有一次,在分手一周年時,突然產生了強烈的分離焦慮。
                                     對三次沉默的解釋,是咨詢師唯一一次給了王滔長時間的解釋。王滔覺得,這應該是咨詢師也知道,僅僅6次治療太短了,她不得不打破她正常的治療模式,多給他一些東西。如果有更多的時間,她應該不會主動做這么多解釋,而是繼續讓他自己去體悟。
                                     很快,最后那一刻到來了,王滔主動要求與咨詢師輕輕地擁抱,以這一儀式結束了這次治療。
                                     打開房門轉身離去后,果真和自己預料的一樣,王滔沒感受到絲毫的難過。在這一點上,他仿佛還是老樣子,但王滔分明感到,他內心里的一些東西已經發生改變了,他說不清楚,但他確信!

                                ——————————
                                名詞解釋
                                注①:付諸行動。付諸行動是一種心理防御機制,有些人不能直接地表達情緒和情感,但卻做出相應的行動,即用行動來表達潛意識深處的情緒。
                                譬如,一個人傷害了你,你沒有憤怒,但你卻堅決離開了他,這就是付諸行動;再如,你傷害了親人,你沒有內疚,但你卻拼命吃東西,讓自己肥胖到丑陋,這也是付諸行動,變得過于肥胖是對自己的攻擊。
                                注②:原生感覺。原生感覺即遇到事情時我們的第一時間的感覺,很多原生感覺讓我們懼怕,所以我們會發展出第二感覺、第三感覺、語言、行動等種種東西,以逃避那個原生感覺,這些第二感覺、第三感覺、語言和行動,都可以被歸為“派生感覺”。
                                     一般而言,心理醫生常要花很長的時間,去贏得來訪者的徹底信任,那樣會讓他感到安全,從而放下派生感覺。這時才能產生真正的交流。
                                    但最優秀的心理醫生,可以很迅速地處理來訪者的原生感覺。不過,這也有一個前提,即來訪者內心的安全感比較強,如果是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人,太急于切入到原生感覺可能會讓他感到被傷害,甚至是無法承受的受傷害。
                                廈門心理咨詢網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友情鏈接 | 合作伙伴
                                www.aerial-visions.com 廈門美麗心靈心理咨詢中心 版權所有  
                                通訊地址:廈門市廈禾路863號九龍城1533室 本公司常年法律顧問: 李俊強律師 電話:13859911148
                                聯系電話:0592-5801161 管理員:鄒婉欣 e-mail:mlxl510@163.com
                                備案序號: 閩ICP備11011887號
                                在線客服
                                ×
                                培訓咨詢:
                                心理咨詢:
                                EAP咨詢:
                                綜合客服:
                                0592-5801161
                                天天摸夜夜添夜夜无码_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ts_色欲天天婬香婬色综合网_free性videos韩国